追蹤
老溫的同學會-桃園縣立楊梅鎮(市)埔心眷村的四維國民小學精彩100團聚50週年校慶-
關於部落格
-楊梅埔心眷村-期望每一位來此探訪的半百同學,都能夠喚回自己一生過往美好的回憶-版主熱線-----kcw168@gmail.com------
  • 17765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21

    今日人氣

    2

    追蹤人氣

5屆同學會的成長回顧-江靜(江中興)

 壹、見證母校創校
   一、5屆同學國小一年級是在瑞埔國小就讀,當時家住四維、成功新村的同學編在一班,住在三龍、金門、敬軍等村的同學編在另一班,每個班級將近60人,都是上半天的課。全校人數眾多,升旗典禮時,一、二年級的同學是帶到臨接福德街的小操場,由主任主持朝會。
 
  二、民國50年代初,楊梅埔心地區外來人口及新生兒人數快速成長,瑞埔國小校舍已不足容納地區學齡的孩童,桃園縣政府在508月設立了四維國小,王廷惠先生任第一任校長。居住在四維、成功、三龍、金門、敬軍等眷村升小六至二年級的學生,由瑞埔國小轉至四維國小就讀,日後分於51年至55年畢業,為第15屆的校友,與創校時的師長剛入學的第6屆校友,共同見證了母校的誔生。
創校初期大門照片
 
三、民國509月初開學之始,校舍還未完工,部份班級的導師自行覓地上課,如借用瑞埔國小教室走廊上課,二年級我的班級(四維、成功班)是借用了埔心街上一間未完工的2層樓房上課。也是上半天的課,每個星期上、下午對調一次,記得還有其他班級和我們班分時段用教室。應該是二年級的另外一個班(三龍、金門、敬軍班)
四、民國50912日強烈颱風‘波密拉來襲,凌晨2時登陸後直接通過中央山脈,雖僅有100毫米的雨量,但石門水庫無預警洩洪,下游民眾在未及防備的情形下,造成大漢溪流域慘重水災和死傷。據當時省警務局的資料,颱風造成全台153人死亡,140人失蹤,以及1874人受傷房屋全倒12349間,半倒26442間。而我埔心地區三龍、金門新村以竹編骨架、泥糊土牆及脆弱的樑瓦為建材的眷舍,不耐強風侵襲而倒塌,四處滿目瘡痍,部份災民暫借校舍居住。(台春同學回想當時曾短暫借住學校,後來在李伯伯於空地所搭的帳篷內,渡過這段難忘的日子。)
 
五、災後重建告一段落,受災戶搬離後直到10月份,第一任校長王廷惠校長與當時的教導主任林於亮校長才帶著12個班級學生、12位老師,搬著桌椅、板凳,拿著粉筆、課本及教鞭我們才到四維國小上課,正式展開在母校的學習生涯。(摘自:朱建菁校長99916-給四維校友的一封信)
 
六、至今腦海中仍記得民國5010月間,瑞埔國小沿著文化街將課桌椅搬到母校的畫面,對於仍是個8歲的孩童來說,瘦弱的身軀扛著課桌椅可是很吃力的苦差事,中、高年級的哥哥姊姊們可沒伸出援手。也許創校之初,學校人脈資源不豐富,不然當時借調2輛軍用大卡車加上幾位阿兵哥來幫忙,絕對不是問題。老祖先們有著人定勝天的毅力與智慧,抗戰時期,滇緬公路還不是硬被我們中國人(限眷村內用詞)用手挖出來了。王校長肯定是位有大智慧的領導者,“蓽路藍縷,以啟山林”,四維國小就是在這種環境下發芽茁壯。

滇緬公路雲南段全長959.4公里,由中方修築;緬甸段188公里,由緬方修築(實爲英國負責修築)。國際大型公司評估,若中國能提供先進設備,於67年內便可開通。
民國27
春節,公路沿線的20萬各族勞工被徵集到工地。這些勞工大部分是老人、小孩和婦女,全部依靠手工施工。很多艱苦、危險的工作幾乎都是由婦女、兒童來完成,在同年底初步通車。
有幾位同學的父母親是雲南籍,說不定當年他們的爺爺、姥姥曾經參與這項神聖、艱困的任務。
 

沒有民國50年搬桌椅的照片,以這張意境雷同的照片來連想。苦呀!大家加把勁啊!

七、益新紡織廠和爾後興建的五守新村、北功新村及日益繁榮的文化街,均為母校的學區。
 
 
貳、在四維成長的第5屆:
 
  一、第5屆同學在二年級時還是按照一年級在瑞埔國小的編班,記得溫瑞雲老師是我們的導師。三年級在前排教室上課,鄭惠萍老師(金仁厚的母親) 將九九乘法表拆成幾段,叮著我們一段一段的背誦,每位同學逐一檢驗過關,老師深知這個表的重要性。我自小就喜歡數學課目,在爾後理工課程的學習上佔了不少優勢,所以要感謝鄭老師、黃石輝老師乃至楊梅初中羅春宏老師為學生打下的良好基礎。楊碧珠老師、黃桂蘭老師、錢滿妹老師等恩師共同帶領著我們,一點一點地學習成長:師長們對於做人做事的道理也沒有少叮嚀過,自始到今終生受益。
 
  二、四年級忠班的故事……
 
三、四年級重新編成忠、孝、仁3個班級,仍在前排教室上課。這3間教室之間是以幾片裝有滑輪的大木板做隔間,每到畢業典禮前夕就將隔板取下,3間教室打通後,排好桌椅,佈置成一間禮堂。孝班教室在中間,黑板是木架撐起來,可躲在後面完捉迷藏。四年級孝班導師吳蓓老師,家住宋屋,四年級教了一段時間就離職了。吳老師出的家庭作業超多,每次台下同學邊抄寫邊唉唉叫時,吳老師頭也不回,在黑板上再30行國語抄寫的功課塞給我們,害得跟媽媽要簿本錢時,還被認為是假藉名目買糖吃;有一次同學吵著要上體育課打躲避球,爭了一段時間,老師把我們帶至操場上了一堂軍訓課,練習齊步走、立定、左轉彎走、右轉彎走、向左轉走、向右轉走,難不成吳老師也是軍眷子弟。好像吳老師有時候情緒不太穩定,對她的感覺真是「又愛又怕」。吳老師離開後的一段時間裡,上課時同學們眼光常會飄向校門口,因為王校長曾到班上告訴我們,吳老師會回來看各位同學,但她終究還是一去不回頭。孝班同學們,還想念著吳老師嗎?還是根本記不得有這麼一位老師教過我們。
    對不起,我沒法寫忠班及仁班的故事,所以在前後各留一段等你們來補充囉!
四、四年級仁班的故事……


四年級的第一段插話()
     
四年級在政府提供美援物資的協助下,學校開始供應營養午餐。天天不變的晨間脫脂牛奶,中午菜肉麥片湯(特異菜式)+饅頭(偶供麵包),吃得飽,營養也增加了,不過我們的平均身高似乎不比哥哥、姐姐們長得高。
   李又麟同學在五年級時轉學去了金門,102 年同學會時還記起學校當時未退還餐具費。
 照片中的班級應該是高年級,少了男女生合用一張課桌的福利,扼殺班對產生的機會。
 




四年級的第二段插話()
      
記得三、四年級擔任我們常識課的黃老師(畢業照中第二排左起第2位女老師)53年的某一天,上課不到3分鐘,就叫我跑回她位於治平中學附近的家,向她的阿嬤拿一「阿摩尼亞」到學校。(氫氧化銨是正式的化學名稱,俗稱「氨水」(NHOH)。蜂叮後,以含鹼性物質或是氨水塗抹傷口,可以酸鹼中和,止痛消腫)
      小學四年級時全校遠足到宋屋義民廟,有許多同學到廟後小花園遊玩時,發現好幾棵樹上盤據了許多不知名的蟲,忍不住去撥弄。第二天上學手腿都起了不少紅腫的小包,於是黃老師拿家裡的解藥來消腫。「讚」「仁心仁術.學以致用」
 
這是民國53年四維國小三年級(6)同學遠足到宋屋義民廟時的留影。


五、好像那時老師都不照課表授課,國語、數學上課時數增加了,體育、唱遊及美勞課消失了。所謂的副科比較不好教,也與升學無關,所以常被犧牲。那時還要和督學玩躲貓貓,隨時要準備把參考書藏起來,風聲緊張時,坐在教室裡如臨大敵,常要提前來個藏書大演習。
六、四年級的某一天,家父要銷假返回金門駐地,臨走前到學校來探望我,老師也恩准會客。真是天下父母心,在中小學時期,犯了不少嚴重的過失,父親沒說過一句重話,反而讓我自省,這就是愛的教育吧。


民國102216同學會時,歐陽同學提及她對江同學最清楚的印象就是打躲避球時手勁很大。肯定是被我的球狠K過,記恨至今。
檢討起來,小時候好勝心強,跟本不知「憐香惜玉」是何物。抱歉了,同學。不過我從來不向女同學的頭部砸球。




男 生 的 最 愛 - 躲 避 球 廝 殺

 七、升上五年級教室沒變動,不過原來仁班的同學解散,被編入忠、孝班兩班上課,由王以棟及黃石輝老師分任這兩班的級任老師,大夥開始接受惡性補習的洗禮,老師們也相對地辛苦了,放學後在泛黃的燈光下補習,反覆的練習國語、算術,加強同學們初中升學的應考實力。
所有學生只有吳統雄同學和蕭志忠同學沒有參加補習,所以放學後,大家繼續補習,而他們兩位就負責到垃圾場負責焚燒垃圾。垃圾場是在操場旁邊,用磚頭砌的長方形天井,他們說,在處理垃圾的時候,就到旁邊田地撿農夫丟掉的地瓜鬚,埋在灰燼中燒烤,倒也是一種趣味。(吳統雄同學提供)
 

利用課間休息時間,學校還要加上「體」育及「群」育。
 
下課時段會安排做健身體操及跳土風舞。記得,要女生和男生手牽手,那可是抵死不從
 
     女生都會先準備一段枯樹枝或破瓦片當絕緣體,臭小子想牽本姑娘的小手,別做夢,門都沒有。


平房是五年級的教室,忠班是最左邊的教室,孝班在左二間教室

八、日後參加同學會時,王老師時還記得王校長當年帶好畢業班的託付,以及家長們嚴教子女的請求,所以初任教師的王老師責任心強,帶班嚴謹,忠班的同學比較規矩,而老師蘇北的口音可難不倒我們這群眷村的小孩;黃老師在師範畢業後帶過第1屆學長,服完兵役返校接著帶我們第5屆。兩位老師教學非常認真,還要做些為學生擦防治砂眼的藥膏及為女生噴灑殺頭蝨粉等雜務。天黑放學,王老師住校,還要自行張羅晚餐;黃老師踩自行車回家(薪水微薄時代,花3個月薪水買的),單程12公里,當時楊梅通往新埔的石子路不好走,冬季遇雨泥濘難行,老師倍極辛苦。
 
九、北部的冬天經常下雨,男生喜歡在雨勢稍歇時,跑到積水的泥地裡玩光腳溜冰,然後帶著大塊的泥巴回到教室,所以教室地面始終是土黃色的,打掃及下課在課桌間跑動時,會揚起許多塵土,像是起了大霧。老師進入教室,常會要求坐在兩側同學打開窗戶讓教室透透氣。此時課業雖然多了一點,大家都不覺得有升學壓力,每天高高興興的上學,快快樂樂的學習。這段高年級在校園裡當老大的光陰,可是我們一生中最難忘的學習生涯。舉一些趣事和大家分享:
  海峽中線。當男女生同坐一張雙人桌椅時,女生會拿粉筆劃一條中線,像是台海間的軍事中線,絕對不允許男生越雷池一步,對椅子前後位置,這對冤家也是喋喋不休個不停,不時拉前拉後。
 
小義和團練兵。有段時間,一下課男生就跑到操場後方茶園聚集,把支撐小樹的竹棍取下來當兵器,開始編隊,來段棍棒操練,當時以陽明同學的棍子功夫最了得。過了一段時間,竹棍全打裂了,也不見任何敵蹤出現,就原地解散,重返校園。當時兩岸情勢緊張,台灣可是全民皆兵。
 
空中飛人。學校甘蔗板做的天花板,在教室後的一角會留一塊活動板,以利工人上下檢修。在六年級時,下了課男生會爬上天花板去探險遊玩,經常會玩過頭,到了上課鐘響了許久,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溜下來。有一天黃石輝老師比平常要早一步進入教室,住在益新紡織廠的范雷元同學來不及爬下來,正當老師在黑板上抄寫算術題目時,老范一不小心沒踏在木條上,硬是將一片天花板踩個大洞,從天而降摔在一位女同學的課桌上。在驚呼聲中老師回頭瞧了一眼,一時也不明就裡,再回頭出題,全班像是船過水無痕般,繼續上課。說也奇怪,老范這一摔居然毫髮無傷,真是福大命大。孝班的同學,玩的把戲也太過份了吧!
 
搶頭香看誰快。石輝老師上算數課時,經常是在參考書上找2個題目將數字作了修改,抄在黑板上,要我們練習。一些愛現的同學就會急著做完,如搶頭香般爭先排隊給老師批改,經常是老師題目還沒寫完,就有同學已算好在排隊了。我就是不服輸的一位,怎樣也不能讓號稱「母老虎」的章同學拔得頭籌,不過經常還是敗陣下來。章同學功課好,力氣也不小,不少男生和她比手勁也甘敗下風,想要逗她一下,準回敬你一雙衛生眼,這個名號封得真貼切。
 
老師保守祕密。五年級的一天下午,和二位同學窮極無聊,下課時溜進新大樓已經放學三年級的教室,把所有課桌椅來個大搬家,疊羅漢高達六層,想考驗明天這些小學弟妹們如何應付這個場面。放學回家晚餐之後,邊寫功課愈想愈不對,聯想到明天三年級老師發怒的情景,心想不妙,就摸黑回到學校,進入三年級教室把桌子搬下來。也許是聲響過大,驚動了忠班王以棟老師,被逮進辦公室審訊。基於義氣的概念,就是不肯吐實說出從犯,老師告之再不說就送你進派出所,才嚇得乖乖認罪。老師騎著他28吋的單車,載我回家,也沒驚動我的父母,第二天一大早,依王老師前晚的交待把桌椅搬回原位,好像什麼事也沒發生,連我們的孝班級任黃老師也沒來問過一句話。102年春節前,由張玉蓮同學帶領來到埔心日新街王老師家中,邀請老師參加216的同學會。王老師雖已83歲高齡,身體及精神狀況極佳,對於478年前的往事及我家住的位置,都能鉅細靡遺精確地一一道來,令人佩服,但對當年我的糗事卻隻字不提,保密到底,還稱我是好學生,真是給足了面子。謝謝老師。
 
黃老師的緣份。黃石輝老師在民國50年分發到新成立的四維國小任教,任六年忠班的級任導師,那時週末常陪同大哥到學校幫老師刻鋼板,油印講義及考試卷。有一天和41屆的大哥哥們搭火車到楊梅,再走很長很長的路,來到黃老師家作客。那時候楊梅通往新埔的山路與現在的路線稍有不同,會路經軍方油庫及經過飛彈部隊雷達站的山腳,人煙稀少,後來揚昇球埸在附近買了大面積的山坡地,道路也修改了。黃老師的父母親熱心的招待我們這一批「長衫仔」,並要老師及師母帶我們到楊梅街上看電影。黃老師每天要騎自行車近30公里的路程上下班,那部五順牌自行車是黃老師父親為他買的,價格相當老師當時3個月的薪水,所以老師非常珍惜。在六年級時,差不多一個月會有一回,老師要我利用上午下課時間,把車騎到四維新村大門斜對面的一家腳踏車店上油清潔保養,下午再跑一趟把車騎回學校,當時我的身高太矮,還要側騎。102年經王以棟老師的指點位置,於52年後再次到黃老師家中拜訪,邀請老師參加同學會,黃老師已是兒孫滿堂,景物全非。
 
祕密基地。六年級教室靠近學校後門,上課時段後門是關閉的,一下課男生常爬窗戶(走捷徑)再翻牆到牆邊的蘆葦草叢,找些舊木料築起祕密基地。後來有位退伍老兵在我們的祕密基地旁蓋了間違章建築,針對我們這些小頑童的市場,賣起零食和玩具,價格比學校前門邊上「雷老板」的小舖要便宜些。那時冰棒2毛錢1枝、5毛錢3枝,2位同學常湊個2毛錢合買1枝冰棒「公家吃」。這家小店可用5毛錢先拿1枝冰棒及2個小牌子,以後再憑小牌子換冰棒,這個老板有點商業頭腦,但這家違章小店沒多久就關門大吉了,畢竟當時我們實在沒有多少油水可榨。而小氣又有點陰陽怪氣的「雷老板」,因佔地利,又有漫畫書可租,生意興隆,從歷屆學生的身上撈了不少好處。
 
藍白大對抗。六年級時學校的運動會是同學們最期待的活動,每位同學都要跑半圈短跑, 3位忠班及3位孝班的同學為一組,較個高下,依名字計分,還有班級接力賽,來場藍白對抗。記得那時帶的學生帽是黃色配白色的內裡,忠班帽子正戴為藍隊,孝班帽子反戴為白隊,再將一至六年級的分數加總計算,隨時統計總分並公佈在司令台旁的大黑板上,一天下來又「熱」又「鬧」。那一年,白隊總分輸了,可是六年級孝班的成績可不差,我在那一組短跑拼了第一名,還贏過忠班的飛毛腿高永地同學,所以非常不服氣,在所有賽程結束整隊閉幕時,趁著的混亂將白隊黑板上的總分加了200分,害得王校長在致詞要報藍白隊分數時,看到數字有異,一時不知所云。 

全軍覆沒。校運沒多久,六年級又辦了一場小比賽,選了校代表隊,並短暫的練習一下,準備參加楊梅鎮運動大會。一天,穿著自費新買的隊服,在黃石輝老師領軍下,代表隊浩浩蕩蕩搭火車來到啟明中學(現在的楊梅高中所在),神氣的繞場參加開幕式。經過半天的賽程,國小組男女生沒有一項進入複賽,中午吃完大會提供的便當,悄悄地捲起校旗,鎩羽而歸,連閉幕式也沒臉參加。直到國68年1月1日美國和臺灣斷絕外交關係、廢除中美共同防禦條約,心中悶著13年的迷團才終於解開,原來一切都是老美的陰謀。50年代楊梅鎮只有四維國小才有供應營養午餐,六年級時我們已吃了2年的老美糧食,應該是兵強馬壯,傲視群雄才對。那知當年來到啟明中學操場,排在旁邊的對手,個個比我們高出一個頭。所以這絕對是老美怕我們長得太強壯,厚植了反攻大陸的實力,當年提供的脫脂奶粉及麥片裡,肯定有文章。10223月二次同學會時,陽明同學都提及我們這一屆都長得沒有哥哥姊姊們高,男生沒有一位達到180公分,這就是鐵證。~哪那麼多的歪理,就是不服輸嗎。
 
這裡先留下一點空間,等待著同學們的美好回憶來補充。

十、民國557月鳳凰花開時節,5115位同學(女生65位男生50)在校歌的歌聲中及知了的和音下,帶著師長們與在校生的祝福,畢業離校了。
畢業典禮後回到原教室,等老師來發畢業證書及最後的叮嚀,情感豐富的蔣埔寶同學趴在桌上哭泣。當時大部份的同學應和我一樣,都還沒體會到分離的惆悵,也未認知童年就在此時結束了。有的同學真的自那天起,就不曾再相見。 

畢 業 歌
青青校樹,萋萋庭草,欣霑化雨如膏,筆硯相親,晨昏歡笑,奈何離別今朝。
  世路多岐,人海遼闊,揚帆待發清曉,誨我諄諄,南針在抱,仰瞻師道山高。(畢業生)
青青校樹,灼灼庭花,記起囊螢窗下, 琢磨幾載,羨君玉就,而今光彩煥發。
 鵬程萬里,才高志大,佇看負起中華,聽唱離歌,難捨舊雨,何年重遇天涯。(在校生)
 青青校樹,烈烈朝陽,宗邦桑梓重光,海陸天空,到處開放,男兒志在四方。        
 民主共和,自由平等,任憑農工兵商,去去建樹,前行後繼,提攜同上康莊。(合唱)


四維國小校歌歌詞
           四維四維我們都在樂園中   四維四維我們都在化雨中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